河南豫鼓风机有限公司

石油供应商大幅降价以挽救亚洲市场份额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 2020-02-21 二维码分享

Oilprice网2月16日报道】新冠状病毒继续影响着石油市场,原油供应商之间的竞争也在加剧。面对炼油商都在降低产量的现状,所以这些原油供应商纷纷争夺中日两国石油需求缩水的市场份额。

炼油商高层与交易经理对标普全球普氏(S&P Global Platts)表示,目前,原油供应商正在大幅削减某些等级的原油价格。某些石油,4月份每桶装载价格与3月份相比的价格可以相差数美元。

中国大型炼油厂大幅裁员

中国除了限制控制数千个航班的进出以外,还限制中国某些地区的出行,加上工业产量下降,中国原本旺盛的燃料需求量继续走低。

随着中国对燃料的需求减弱,炼油企业面临着严峻的现实,即需求回升可能需要一段时间。因此,企业*好是适应一下目前的情况,并找到“舒适区“,而这种舒适是以降低运营速度的形式体现。

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中石化)是亚洲*大的炼油商,本月将炼油日产量削减60万桶。与2019年500万桶的日均产量相比下降了12%。

中国第二大炼油商中石油(PetroChina)也降低旗下炼油厂的运行速度,日产量减少32万桶。中石油也向沙特阿拉伯、阿联酋和科威特询问是否有可能推迟原油装载或减少产量。减少的产量相当于中石油燃料日产量332万桶的10%左右。

中国独立的炼油商也在减少炼油量,许多炼油商甚至达不到产能的一半。与中石化和中石油等国有炼油巨头不同,独立炼油厂处于无法出口燃料的不幸境地。标普全球普氏(S&P Global Platts)称,山东省多家独立炼油厂表示,他们的产量共减少79.5万桶。

IHS Market预估,中国2月份炼油厂的日产量将达到170万桶,而此前预计将增加76万桶。

然而,新冠状病毒带来的影响也波及到中国境外。从1月*后一周到2月*周,日本炼油商也将运行速度下调了3-4%。

滴入效应

这些炼油厂大幅降低运营速度的同时,他们自然也会削减原油需求量。由于亚洲炼油商希望减少原油供应,巴西、俄罗斯、安哥拉的原油供应商不得不进行调整,以维持他们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标普全球普氏报道,巴西卢拉原油在去年3月份的交割溢价为8.50美元/桶,上周的溢价为4美元/桶,但本周该原油价格去年比4月份交割的布伦特原油价格高出3美元/桶。

同样,去年2月装载的安哥拉Pazflor原油溢价为2美元,而3月份装货的价格仅高出0.2美元。

去年4月8日至14日装运的一批俄罗斯索科尔原油以4.30美元/桶的溢价卖给了普氏迪拜原油公司(Platts Dubai crude),而3月装运的原油则以8美元/桶以上的溢价交易。去年10月,在对中国油轮实施禁运后,该原油的交易溢价为9美元/桶。

截至上周四,有1357人因新冠状病毒去世。由于上周三报告的新增病例急剧上升,所以周四确诊病例总数增至6万多例。

尽管油价在上周四小幅上涨,但俄罗斯和欧佩克尚未就如何应对低迷的石油需求达成协议。

译者:刘会兰??审校:段宇

本文转载自见能源之新,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,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及站点所有,如有对您造成影响,请及时联系我们予以删除!